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报晨曦

月光电影

发布时间:2018-02-13 01:59:29
点击量:

月光电影

宁波大学  安永亚


月光电影.jpg

在夏季,农忙刚过,小麦收仓,乡村有时会放电影娱乐一下。在电视还没有流行的时候,看电影是极大的盛事,尤其是对于孩子们来说,为了看一场电影,甚至会跑几个村子。我们是小村子,没有人愿意组织花钱,看电影要去别村。不过幸好,我在姥姥家住的时候,倒是看过几场电影。

夏天的风黏软燥热,从田野滑行到村庄,不知费了多少气力,才稍稍吹走一丝暑气。黄昏缓缓降落,炊烟随着一袭夜色在村庄升起,聒噪了一天的蝉也累了,不知躲在哪棵树上纳凉恢复力气,打算明天再来一场高歌。星星在夜幕中闪烁着,月亮躲在云后面不肯出来,只稀疏地漏下几点光。

突然有人喊了一声“今晚电影快开始了!”村庄立刻变得生动起来。正在吃饭的孩子快速扒拉几口,放下饭碗就往放电影的地方跑,男人一只手里摇着把蒲扇,一只手拎个板凳慢悠悠地跟着,女人也不刷锅洗碗了,匆忙收拾一番就赶去看电影了。连月亮都露出脸来,照得村庄亮堂堂的,仿佛镀了一层银。临时搭建的场地外已经围满了人,等着电影开场。孩子们在人群里钻来钻去,寻找最佳的角度,也有调皮孩子爬到树上去,惊起了栖息的鸟,那扑棱棱的振翅声里充满了哀怨。有些孩子站在板凳上,脚尖踮得高高的;也有四五岁的孩子,坐在父亲肩头,看不懂,就图个热闹。

电影要开场了。放映机投射出一束白光到幕布上,人影开始显现,今晚要放《蛇形刁手》,成龙主演的动作片,没有太多特技,故事简单毫无悬念。孩子们欢呼,妇女和老人叹息,他们想看《白蛇传》来着,最后基本不看电影了,只是扎堆儿唠嗑闲扯。晚风起,杨树叶哗啦啦地响着,幕布被风吹得颤抖,上面的人影仿佛随时就会飞走一般。月光朗照,抚摸着大地,轻柔似水,已是夜里九点多了,村庄依旧明亮。有些人耐不住困,慢慢离开回家睡觉了,大多数孩子依旧聚精会神地看着,爸妈喊着要回家,撒娇说快完了,看完这一点就回去,却始终不肯挪动脚步。

不知道电影是什么时候散场的,周围已经没有多少人了。大人们大多回去休息了,只剩下孩子,在月光下讨论着电影的情节,有人说要学功夫,像成龙一样厉害,也有人兴致勃勃地胡乱模仿着影片里的招式。月亮静静地看着,在心底猜想着,这些可爱的孩子长大后会是什么样。星光闪烁,夜风缄默,与村庄一起在静谧中睡去。

待到第二天清晨,我喜欢捡那些散落在地上的胶卷,放在阳光下看,有绿色的人影闪动,我好奇,问奶奶里面的小人是怎么进去的,能不能放出来,奶奶说是被锁了魂的小鬼,可千万放不得。如今,我懂了,想要告诉奶奶她说错了,只是,奶奶却早已不在了。

现在,电视电脑都可以看电影,电影放映机越来越精致,影片越来越清晰完善,影院也越来越多了。对电影,再也没有童年那种迫切心情了,更没有那种守在临时搭建的场地外的虔诚。只是,总觉得还是那时候月光下的电影更好看些。没有月光的电影,总是感觉缺了点什么。

或许,正如一首诗中所写,“我和你恰似一片风吹月/没有月的夜晚/那风就吹得很寂寞”,没有月光的电影,也会显得寂寞吧。月光非旧时,回忆更沧桑,所有一去不复返的年华,都是举世无双的好时光。


已经是第一篇了

下一篇:我若无恙 必有阳光